您的位置:主页 > 书法字体 > 草书 > 草书书法的美学原则

草书书法的美学原则

书法国际性或国际书法交流中的中国书法传统与创新问题,引起了普遍地关注。中国书法家用母语文字书写,如今似乎不能对汉字有全新体认,而东亚其他国家书法家的汉字书写,有与有不尽相同的审美体验,彼此正好可以互相参照。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韩国日本经历过一个“去中国化”的时期,现在看来,“非汉字化”对他们的文化交流产生了负面影响,所以开始恢复一些常用汉字,在文化上也重新关注崛起的中国文化。自此意义上看沈鹏先生主张的《中国书法发展纲要》,无疑对中国书法文字意义的揭示,对中国书法国际文化交流的推进,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从历史发展看,中国是书法“原创国”,书法的“淡出”是传统文化遭遇危机的文化表征,这会使书法在大文化圈中逐渐缺乏凝聚力。书法是海内外华人中具有深刻文化意义和文化凝聚力。可以说,书法的兴衰关系到海内外华人的文化凝聚力和母语认同的问题。书法文化还关系到国家“文化安全”,因为“全盘西化”正在全面抹煞各个国家的文化差异,使得国民文化衰颓而逐渐美国化。中国作为可以和美国平等对话的崛起的大国,更需要文化精神的坚实支撑。

现代人不乏内在焦虑导致的精神生态失衡,而书法家大多长寿而精神生态平衡,因为写书法要凝神静气,心中平和而气象和谐。书法对于平衡人的精神生态有不可或缺的意义,这一点在《书法发展纲要》中有重要的阐释,其书法美学和书法文化思想应该在书法界传播,让尽可能多的人理解欣赏书法之美。懂得什么是好的书法,什么是不好的书法,什么是高雅的书法,什么是低俗的书法。

对草书情有独钟,使得沈先生近年来大力张扬狂草精神。他曾说:“草体运动感很强,书写时减损笔画,多纠连,字与字间、行与行间打破简单的整齐一律,草体的笔画将提顿、缓急、轻重、干湿、浓淡等发挥到极致。在各种书体当中,草书最能表现书写者的个性,所以前人曾有观人于书,莫如观其行草的说法”。草书发展了两千多年,但不能说已经达到顶峰,当代文化精神、审美观念以及国外艺术流派,会影响今天书法的形态风貌,我们有责任把当代草书推向一个新的境界。

其实,今人和古人在对草书的态度上有些区别,古人创作时的非功利状态和精神的彻底灵虚解放,使其创作时充满真正的激情和生命力的表达,而今人则多了些功利目的和难为人知的欲望潜意识。今人需要更多的哲思悟性,更多的精神澄明状态,更多的技法领悟,才能具有真正的草书书写的精神存在性。写狂草不容易,但要有人敢于涉足,越是狂放不羁的草书,越严格受制于自身法则。当前写草书者颇不乏人,而进入狂草者甚少,因为狂草难度大,不仅写好楷书、行书不足以尽狂草的基本功,而且甚至写好一般草书要进入狂草也还要有一个质变的过程。狂草有其自身的规律性,狂草要有更高的创造力,其重要特点也是难点之一,是要打破“行”与“列”的界限,在不损害字体规范化的前提下使字的结构变形,上下覆盖,左右通达,实现有限范围内的无穷变化。它不是简单的一般草书的扩充。

草书变化多端,追本溯源仍在“一画”。把笔法置于书法艺术的首位,并不贬低结体的重要性,然而结体的价值只有在笔法的主导下才得以充分发挥。草书作为传递信息的功能已弱化到最低限度,而书法的艺术性、创造性却达到了极致。这一点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无论书法家们创作草书还是人们欣赏草书,“认字”已不是最主要的目的。书法家从事的创作活动,已非一般意义上的“写字”,而是真正的“创造”。艺术家通过草书创作抒情达意,表现心灵深处最强烈的感悟,来反映人文精神,展示时代风貌沈先生写草书似乎每一笔都有一些另类趣味裹夹在线条里边。一般人写字一笔顺着就下去,沈鹏草书总是向相反的方向发点力,使得笔画走向有些“倔劲”在其中。其字似乎总在倔拗着。可见草书用笔与人的内在禀性相关,正如孙过庭《书谱》所说:“质直者则径侹不遒;刚佷者又倔强无润;矜敛者弊于拘束;脱易者失于规矩;温柔者伤于软缓,躁勇者过于剽迫;狐疑者溺于滞涩;迟重者终于蹇钝;轻琐者淬于俗吏。斯皆独行之士,偏玩所乖。”这可谓内在修为与外在线条有一种“异形同构”的联系。

从沈鹏的草书中,分明可以感到写草书是一种生命的投射。草书因为有笔法使转、减损笔画、行间互涉、欹正藏露等要求,将书写中的用笔轻重缓急和墨法干湿浓淡等艺术性发挥到极致,因此,需要相当的内在功力,这当然需要很高的掌控能力,并使的书法创造的生命喷发状态,才能出神入化。

书法原创力要求书法家自身有文化自律。这个“自律”不是去“炒作”,不是天天盯着市场,相反重在人生修为、琢磨经典,然后进行创新。这种创新可能一时不被人理解,有一个接受时间过程,多少年后人家才知道其价值。可以说,大众的趣味是靠精英纯粹性慢慢提升的,这过程中,精英也获得民间的能量并充满活力。民众到了一定程度才体会到精英提升的重要性。就书法而言,一些过于怪的字或者过于人为的东西也会随时间慢慢消沉下去,因为有书法真正的高度存在。

就书法文化发展而言,书法书写的内容要扩大,书法在人文思想方面的问题比较大。人文思想的缺失多表现为书法本体的失落,书法丧失自我而成为别的什么,社会上的功名利禄对书法影响颇大。应该坚持书法本体的思路。如果要说书法“可持续发展”的话,坚持书法本体是最重要的。书法的人文内容要书法家不仅仅显示自己的技巧,而是要对各种文化现象有深入思考,对各种艺术有爱好,这样整合艺术文化精神修为就会在书法创造中留下深度文化的痕迹。

晚年的沈鹏先生担任了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顾问,还参与了国家画院“书法精英班”的教学工作,他力求对国内的书法精兵强将加以选择培养,从而逐渐形成一支年轻有为的书法队伍。相信通过先生的不懈努力,一定会在书法新思想,书法新创作,书法新教育,书法新的国际眼光方面有新的拓展,从而逐渐成为当今中国一种有新意的书法文化新美学原则。

分享到:
上一篇:行草书法艺术   下一篇:当代草书艺术理论

相关文章

更多书法理论

更多书法名家

书法名家张适简介
书法家景学勤简介
当代书法名家欧阳中石
著名硬笔书法家齐玉新

更多书法作品

朱桥作品欣赏

王永静作品欣赏

曲修诚作品欣赏

郑歌平作品欣赏

更多文房四宝

中国文房四宝简介
贺兰砚
红丝石随形砚
玉版纸

更多书法趣闻

版权所有:书法网 Copyright 2009-2011

邮编:100011 联系电话:010-85285339 85285359 投诉电话:15101063588

申请链接/网站合作QQ:13109642

联系地址:东城区外馆斜街泰利名苑A-509

技术支持:北京网海德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09130号